一支任何对手都不敢小觑的球队

一支任何对手都不敢小觑的球队张导来的时候,他也并没有给我们灌输其他的很多东西,只是提出要加快速度,加快攻防转换的节奏,这样的话队员去执行也比较简单,想法也比较统一。后来临到比赛还剩七轮的时候,主教练换成了王宝山,球队当时还处在降级区,对于这次换帅,你们队员的声音是怎样的?是否看好?

王指导来的当天下午给我们开会,他对我们说,外界都觉得咱们建业会降级,而他觉得不会,因为如果他觉得建业会降级,他就不会来了。我个人感觉,主教练传递给我们的一个讯息,就是我们肯定不会降级,而当时我们球员的心理状态是自己也没底,因为踢成这样了,一直输球,也不赢球,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这番话算是给我们来了一针“强心剂”。加上训练上,因为我们体能确实是个问题,他加大了训练强度,技战术上让我们统一加快了进攻速度。大家都知道,建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踢防反,不追求控球,不追求压迫式的进攻。

所以后来的打法更加适合建业,我们的成绩也起来了。最后7轮比赛,球队豪取5场胜利,卡兰加还在比赛中拼到内脏破裂,他的这种精神对于你们的影响大吗?消息出来之前我们是不知道的,他是凌晨才去的医院,我们知道后也很惊讶。因为他当时进完球之后也庆祝了,也很兴奋,也没说啥。后来我们赢球了,就拿着他的比赛服,王指导也说了,要“穿上”他的这种精神,要把他带给我们的那种精神同样也回馈给他。在你看来,球队最后取得保级成功的最大原因是什么?

到后来,可能到韩国练了一段时间之后,想要注入更多的东西给队员,可能这个在队员来讲就不太适合,比如他当时在重庆的时候,打防守反击,强调“七秒进攻论”,后期在建业其实在我们身上没有体现出来。大部分的比赛其实我们是攻出去的,想多进对手一个球,而后防线必然就薄弱了,那段时间我们丢球也比较多。其实年初的时候,有想过可能我们这个赛季会比较困难,因为在冬训的时候大家也感觉练得不好,当时的教练也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指示该怎么去踢,就告诉我们踢四后卫,当时就有预感可能会很困难。后来我们在联赛开局打得也不好,都是能够想象到的。

冬训过程中包括体能在内的基础都没有打好。球队几次跌入降级区,你们那段时间是如何度过的?又是如何调整的?压力肯定是很大的,因为谁也不想降级,我们拿着老板给的薪水,然后自己没有踢好,如果降级了肯定是会很自责的。实话实说,我刚来球队的时候,很多人说我头发长,让我剪头发,我现在抓一抓自己的头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