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俱乐部的转会收入很多

因为俱乐部的转会收入很多对宏运的足球运作,连离队的外援阿萨尼都看透了本质。如果宏运投资辽足11年只是最多投入资金三亿元,这种投资规模只相当于中甲中下游球队。众所周知,辽足在宏运时代只有两个赛季在中甲,其余年份都是在中超的,球队生存所需多数资金都是靠出售球员资源来换取的,足可见过去多年辽足的卖血有多严重。

而卖无可卖、山穷水尽是宏运最终选择撤资的关键因素,而宏运给俱乐部标价四亿,超出了肇俊哲所说的宏运过去11年的总投资额,为什么好球员都卖尽了还要标价这么高?据本报了解,宏运俱乐部目前欠债远不止球员的七个月薪水这么简单,虽然俱乐部上下三缄其口,但据不完全了解,俱乐部的外债多达数千万甚至上亿。这样的摊子,让省体育局找下家,谈何容易?日前在接受《图片报》采访时,阿萨尼表示一次又一次,球员的薪水被推迟。我们经常不知道原因。沟通很少。信任被摧毁了。我已经被欠薪好几个月了,这就是我终止合同的原因。目前辽足球员已经于12月29日集中开拔,到广东三水开始冬训备战新赛季。

球队集中后,无论是辽宁省体育局还是宏运集团,都没有就欠薪问题给球员以具体说法,与很多欠薪俱乐部球员们的激烈反应不同,一些球员对辽足目前现状表达了理解,欠薪欠了那么长时间,全队对危机也有心理准备。大家也没有大张旗鼓地去闹、去告,那也没有多大意义。俱乐部真不行了,大家就都没有好日子了。既然安排冬训,证明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,可能会有转机。只要度过危机,拖欠的工资也会有着落,所以我们还是去冬训,自己保持状态。其他的事情,也不是我们队员能够决定的。球员们还是选择跟着球队到广东冬训,而由辽宁省体育局和宏运商议和斡旋生存之道。12月29日辽足官方微博发布经过了假期的调整后,辽宁沈阳宏运队重新在沈阳集结。

昨天球队完成了例行体检,今天上午,启程前往广东三水进行第一阶段冬训,为2019赛季做准备。有十分担心球队命运的辽足球迷自发到机场为辽足送行,参加了U23联赛的辽足小球员将休息到明年1月10日再和大部队集合。我不认为俱乐部缺钱,因为俱乐部的转会收入很多,投资却很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