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林斯曼这次和中国足球有缘

克林斯曼这次和中国足球有缘国足选帅史,与德国颇有渊源。和特鲁西埃、福格茨等人见到谢亚龙后急于表达自己执教意愿,阐述执教思路不一样。和谢亚龙一见面,兰尼克张嘴就问:“谁是我的老板?我又是谁的老板?”

兰尼克表示,首先需要明确08国奥队的主教练是在为谁“打工”,工作中应该听从哪个“老板”的指挥,不能“老板”不明确,结果以后对主教练的工作到处都有干涉掣肘。而同时,主教练也要搞清楚哪些工作人员是必须无条件服从自己指挥的。——实际上,兰尼克要求必须明确规范08国奥队主教练的责权利。尽管兰尼克没有在亚洲等地的执教经验,但是他似乎对于东亚地区的环境有所了解。德国教练知道,尽管以中国足协法人代表的身份和兰尼克进行谈判,但是谢亚龙和中国足协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08国奥队主教练的“老板”,还有很多来自国家体育总局的干扰因素。某种程度上,中国足协不过就是国家体育总局在足球事务上的一个执行机构而已。对于兰尼克的问题,谢亚龙无从给出让对方满意的答案。

因此,这位曾经把沙尔克04队带到德甲联赛和足协杯双料亚军的著名教练,和中国足球仅有这一面之缘。接下来兰尼克出任德丙联赛队伍霍芬海姆主教练,把这支队伍从丙级联赛一路带到了甲级,2008年升入甲级的霍芬海姆成为德甲最大的黑马球队,并在此后成为一支战绩稳定的中上游劲旅。2011年1月,因对核心球员古斯塔沃转会离队不满,兰尼克辞职。两月后他重返沙尔克04接替马加特。1992年是改革开放后中国足协首次聘请外籍主教练,就把范围圈定在了德国。十年后,中国足协在韩日世界杯后选帅,选择了长期在德国工作的荷兰人阿里·哈恩。2005年荷兰世青赛后,中国足协选聘08国奥主教练,列出的首批五名候选人名单就是:特鲁西埃、福格茨、范哈内亨、邦弗雷雷、拉尔夫·兰尼克。其中福格茨和兰尼克都是德国教练。

2006年德国世界杯期间,中国足协时任副主席谢亚龙等利用观摩世界杯期间和特鲁西埃、福格茨、范哈内亨、邦弗雷雷、兰尼克等见面,就选帅进行初步谈判。美国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A组第一阶段在约旦伊尔比德进行,中国队还没和预计的最强对手伊拉克队相遇就先“意外”0:1输给了“弱队”也门,接着又同样比分再败伊拉克队。第二阶段在成都举行,中国队已经提前出局,使得成都赛区的比赛沦为例行公事。1992年选帅中的“失败者”克劳琛,在2004年出任中国08之星队主教练,后担任国青队主教练。2005年,克劳琛指挥国青队在荷兰世青赛上“一鸣惊人”:小组赛三战全胜,八分之一决赛以2:3败于德国队才被淘汰。时间过了十三年,历史才证明了1992年那次选帅中候选人的高下。历史没有假设,也不可能重来。

但是中国足球却在荷兰世青赛后,“意外”地再次失去克劳琛。其中,典型德国人一根筋式思维方式的兰尼克和谢亚龙的会谈最具戏剧性,几乎可以说,见面后三言两语就一拍两散,永不再见。